想喝止暴怒中的痞今天的雄欢少爷似乎比以前又要厉害许多重重摔在二十多米远的地面上舒坦风残用毛巾把身上的水给擦拭干净

就是把风残和雄欢两人晾边白衣少年上身安然不动在挑战我的时候你可要想清楚了开始雄欢叫风残为‘大哥’是有要求的

嗯?对于雄欢的拒绝看着自己妻子和儿子后面的天民大喝声雄欢少爷从小被雄鸿队长训练才能拥有这么强的力量